机械制造商柳工:取道阿姆斯特丹“攻克”欧洲


用了几周的时间, 邓涛和他的12名同事一同考察了将作为欧洲总部的几个候选地,得出的唯一结论是,这个落脚点会是最适合柳工机械设立欧洲总部的地方。 “应荷兰外商投资局的邀请,我们开展了这次实地考察, 而作为荷兰首都的阿姆斯特丹被当做是我们评估其他城市的一个标准,”柳工机械欧洲公司的副总裁邓涛先生,在位于阿姆斯特丹世贸中心的临时办公室里回忆道,“最后, 我们却发现,阿姆斯特丹是各个方面最满足我们要求的城市。为了公司的迅速成长,需要更贴近于欧洲客户,进一步拓宽和稳固欧洲的分销网络。在我们部门,售后服务至关重要, 因此公司设定了很高的服务标准。我们在欧洲树立的柳工品牌形象,是主营高品质的工程和挖掘机械的生产商,而且设备易于购买、便于维护。我们相信,这里是开始“攻克”欧洲一个很好的起点。”

 

不能说的秘密

柳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一直没有正式对外公布它其实是一家跨国企业 — 但是,这个秘密不会藏得太久。柳工的总部位于中国南部的柳州,主要生产建筑和挖掘行业中所需使用的轮式装载车、铲车、液压挖掘机、推土机和其他工程机械设备等。柳工一直以来都在全球市场上扎实的向前推进。截至去年,柳工的销量超过了56,000台,成为全球产量最大的生产商之一,甚至超过了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的卡特彼勒公司(Caterpillar),成为轮式装载车细分市场的领军企业。

柳工的成功经营蓝图也被其余中国企业纷纷效仿。公司成立50余年来,专门生产针对国内市场的机械设备。如今,柳工凭借着它多年来的成功经验,已经具备扎实的基础和充分的信心在国际市场上开创自己的品牌。在中国,柳工拥有16家制造基地。还在它的第二故乡印度,投资建设了第一个海外研发制造基地。这就是柳工能在亚洲和中东其它地区保持强劲增长势头的原因之一。同样在非洲和澳大利亚,建筑工程和道路施工也已经离不开这个品牌。

邓涛还说道:“2005年,我们决定要在美国和欧洲市场上站稳脚跟。光在欧洲,我们的产品就有2000个左右的潜在客户。而且,还会有大量的基础实施工程将要展开。这吸引着我们迫切的想要占据这个极具增长威力的‘暴风眼’” 。于是,他和同伴们踏上了欧洲大陆,被委派前来挑选最适合作为柳工欧洲运营指挥中心的办公地点。最初决定选一个折中的方案,但是最后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在我们展开欧洲冒险之前,就已经意识到欧洲是一个极具多样化而又需求旺盛的市场,”该副总裁解释道,“即使在欧盟成员国之间,对于制度和规章都有着很大的差异——尤其在环保方面的条例格外苛刻。所以我们决定,从一开始,就要挑战行业内全球最严格的权威部门。于是我们向德国产品技术检查协会TÜV申请了测试证明。所以现在,我们所有的产品都符合最高质量标准,而且还通过了最新颁布最为严格的有关二氧化碳排放和微粒的欧洲标准。柳工在这些问题上向来极为重视。”

 

悠久的历史

大概在同一时间,柳工选择了阿姆斯特丹作为它的欧洲运营总部,但其实柳工已经在荷兰活跃了相当一段时间。几年前开始,就通过和代理合作,在泽兰的郊区建立了一个零配件中心, 而那个中心的位置恰好位于鹿特丹港和安特卫普港之间。

“可以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尝试。这一有利的地理位置和独具的物流配套服务都是不可多得的,”邓涛说道,“但是,阿姆斯特丹还带给了我们更多的惊喜。从这里出发到机场不超过半个小时,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在半天的时间内就和客户或是其他分公司的同事坐在一起聊天。欧洲最大的海港 — 鹿特丹港离这里也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更重要的是,荷兰人工作认真,具有国际化意识,几乎所有的员工都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中国和荷兰一起从事国际贸易已有悠久的历史,与其他欧洲民族相比较,我们对彼此了解更深。”

 

对于总部设在欧洲的非欧洲企业来说,贸易和税收的优惠政策至关重要。柳工在欧洲所产生的财务活动均依照荷兰公司法规定,由柳工机械欧洲公司处理。这就意味着,公司不仅可以得益于欧洲内部的自由贸易往来,而且还可以享受较低的营业税率和增值税的优惠。

“在欧盟内部的其他大多数国家,货物登岸时,就必须要交付进口货物的增值税 ”,副总裁解释说,“但在荷兰,只有在经销商实际接收货物并完成支付时才征收增值税。我们因此十分地受益。这是一个高资本密集型的产业: 平均来说,我们有价值数千万欧元的库存 。如果我们预筹的资金有几乎五分之一用于增值税的话,就会给我们的现金流动带来非常大的压力。现在的情况就不同了,我们有更多的周转资金来帮助业务的发展。”

柳工欧洲公司的发展是毋庸置疑的。在第二个全年运作中,欧洲的营业额几乎翻了一番,员工的人数在2011年有望增加到30人,2012年则达到60人。邓涛相信,这仅仅是一个开始。“2011年我们将大踏步的前进。现在各个主要分支机构都在有序的运营:我们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销售团队,拟定了我们的营销战略步骤,我们正很好地建立起分支机构的分销网络。就在今年,柳工会在马德里,巴黎,慕尼黑,斯德哥尔摩、伊斯坦布尔和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开设办事处。我们会以阿姆斯特丹为中心,支持和协调各方面的操作活动。这就意味着我们办公室将招聘更多的员工。我估计到今年年底,这里的员工人数至少将翻一番。”

 

扩大经营场所

部分由于这个原因,邓涛目前正在与阿姆斯特丹港区内较大的企业经营场地协商租赁事宜,这个新的场地不仅要满足基本的办公活动,还更要承担起集中安排欧洲整体运营的修正和发展。”为了满足欧盟国家对建筑和挖掘机械在安全、环境影响、交通法规方面的相关规定,我们想要对机器做些必要的适应性改造,尽可能地贴近市场需求,”他解释道,“这也会使我们的规划和定制本身更为方便。所以现在,我们选择在这里成立自己的中心。下一步是在这里重新整顿储备零部件的库存安置,为了能更好地控制整个流程的各个环节。现在由一位外包的荷兰专家在负责我们的库存管理和物流过程。同时,我们也已经在欧洲开始了一些研发和制造项目。”

那么,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邓涛和他的同事们越来越感到自己站上了欧洲这块版图。“对于指导运作而言,阿姆斯特丹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战略位置。特别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奔赴这里,“副总裁说道,“这是非常令人愉快的事情,例如,我们企业合作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也已经在阿姆斯特丹开设了分行。我们可以在这里方便的处理金融交易和贸易融资。这也意味着,我们不再需要承担任何的货币风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