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商银行在阿姆斯特丹开设分行

张伟武坐在办公桌前,环顾着窗外阿姆斯特丹最美丽的广场 — 博物馆广场。往南,可以看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是闻名遐迩的阿姆斯特丹管弦乐团之家;往右能看到梵高博物馆的侧影, 左面是几家著名的荷兰及外资金融机构的办公室;在他身后伫立着的是国立博物馆,那里收藏着伦勃朗的代表作《夜巡》,还展出着一些大约350年前,中荷贸易早年兴盛时期所流传下来的中国陶瓷和绘画等精美艺术品。

“这里可以说是顶级银行的绝佳办公点。”中国工商银行阿姆斯特丹分行的总经理笑着说。这座整修一新的银行大楼在几个月前由工行的董事长宣布开幕。迄今为止,工商银行是全球最大的储蓄银行,最盈利的银行,以及全球最高市值的银行。目前,阿姆斯特丹的分行共有12名中国员工和5名荷兰员工,张伟武与这个团队一起负责在西北欧地区拓展工行的业务。“最初几个月的运营结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表示,“我们已经开始进行账户交易和几种帐户的担保服务。但最重要的是,我们收到了各类有关我们产品和配套服务的更多的咨询和提议。”

 

“这充分表明,我们在这里有着巨大的增长潜力。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想要在欧洲这个日益重要的市场中更贴近他们的客户。几个世纪以来,阿姆斯特丹一直是中国通向欧洲大陆的重要门户,一直延续至今。我们将分行设在这里,便于了解整个市场讯息,并及时为客户服务。荷兰企业与中国的业务往来,以及在中国的业务量也在不断增长。我们需要与我们客户保持同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选择在中荷贸易迅速发展的中心地带设立分行。阿姆斯特丹非常符合我们的要求。”

 

世界经济力量

工商银行的快速国际扩张,是中国作为世界经济力量崛起的一个标志。最早,工行是一家国有银行,经过仅仅几年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国际金融和商业贸易领域中的重要角色。如今,工商银行转制为上市公司,踩着中国经济飞速增长的曲线,账面价值和盈利额远远地超过了其余的竞争对手。

 

如同其它许多中国企业一样,工商银行从大范围的运营规模中汲取能量,这在西方国家几乎难以想象;也同时依靠传统的金融结构:有超过2亿的个人帐户用户在工行及其网点进行存款及投资。此外,有超过480万企业用户(包括超过20万家大中型的中国企业)委托银行保管资产,或由工行担保进行交易。部分是由于他们的商业利益会随着银行快速扩张的国际网点而增长。

 

工商银行已经在伦敦、法兰克福、卢森堡和莫斯科开展业务。去年,工商银行决定进一步大幅增加在欧洲大陆的银行网点。当宣布阿姆斯特丹分行开业的同时,马德里、巴黎、布鲁赛尔、米兰的分行也相继开业。“欧洲是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成长型市场,”工行董事长姜建清在阿姆斯特丹分行的开幕典礼上解释说,“许多中国企业都计划去欧盟开展自己业务,有些已经跨出了第一步。中国政府非常鼓励企业的这种行为。已经建立起经济激励政策项目,旨在帮助企业在中国以外设立市场营销和分销机构,减少销售供应链的多余环节。”

 

来自中国商务部的数字再一次肯定了这一观点:在2010年,中国企业投资了24570亿美元用于海外的分支机构或从非国内企业中获利,其中大部分位于亚洲和欧洲。同时,这一数字预计仅在未来的几年内仍将增长。

 

在荷兰,中国企业国际化的趋势也越加明显。机械制造商柳工,起重机制造商振华港机,和生产安保产品的海康威视,都於近年在阿姆斯特丹都市圈设立总部、分销和装配中心。和记黄埔集团在鹿特丹港拥有一个最大的集装箱码头和荷兰最大的连锁零售企业之一。一群中国投资商买下了荷兰的风电企业Darwind。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荷兰的房地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工行的张伟武相信,这仅仅是个开始。“即使只有工行现有1%的企业客户来到欧洲,也会使我们忙得不可开交。”

 

排名第六的贸易伙伴

工行把西北欧的运营中心选定在阿姆斯特丹都市圈并非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张伟武继续说道:“我们觉察到了一个商机。从数量上而言,荷兰已经成为了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而且,荷兰的多家跨国企业在中国获得了巨大利润,比如阿克苏诺贝尔(Akzo Nobel)、飞利浦(Philips)、荷兰皇家航空(KLM)、帝斯曼(DSM)和爱尔开普(AerCap),他们的全球总部都在阿姆斯特丹。我们确信,能够通过我们在中国的网络人脉、大范围和高质量的服务,为这些企业提供附加值。”

 

“我们为客户开通了欧元和人民币帐户,消除货币转换带来的风险。我们能进行完整的贸易融资,包括签发信用证等。而且,我们协助客户构建他们全球的支付帐户并提供信贷。同时,我们还为阿姆斯特丹地区大型的华人社区居民开立现金和存款账户,提供汇款和支付服务。此外,荷兰通用英语,即使作为外国人也并不一定非要去学习荷兰语。你不需要给客户带去荷兰文的宣传资料和合同文本,客户很乐意接受英语版的文本。

 

这里稳定的政治和经济商业氛围也是工行选择阿姆斯特丹的另一个理由,加上这里有许多人会说中文和英语。“我们想要快速而稳定地扩张业务,因此,就需要高素质的国际化人才。首先,阿姆斯特丹对于我们这些移居国外的员工提供了一个诱人的生活环境。对于临时在荷兰工作的外籍雇员也有非常优惠的税收政策。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我常常会发现一些荷兰和中国在经历了漫长的年代所遗留下来的蛛丝马迹的联系。这让我感到非常地亲切。”

 

张伟武相信上述特性为工行带来了超越其他银行的一大有利条件。 “其实,语言和文化上的差异无疑是存在的。之所以我们把分行开设在了这里,就是为了不断增进彼此的理解,牵线搭桥,减少和消弭这一差异。我所接触过的所有欧洲人中,荷兰人做生意方式简单、纯粹,遵守规则又不失变通,也无怪乎,这里的人被戏称为“欧洲的中国人。”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张伟武想了想,说,“就拿获取银行设立的许可而言。我们的工作人员认为,荷兰的审查机构在检查我们风险管理的质量要比许多其他国家更为仔细和严格。这一点,其实我们感到是非常必要的,因为这意味着,这里的金融部门已经了解到银行在发生危机时哪里容易出错,然后建立起足够的保护措施避免发生同样的错误。工商银行向来以风格保守的风险管理文化而出名,作为工行的员工,让我感到这里的整个环境就好像在家乡一样,因为我们始终将风险防范放在首要位置”。

 

在他身后的夜幕,缓缓地降临在了迷人的博物馆广场上。

分享到: